Music Sea Rover

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4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妳的音樂 — 蒙塵的女性樂能

不正常的第二人稱用法之外,「妳」亦是對年長婦女的尊稱,因此將古早女性音樂家們的作品稱做「妳的音樂」,應該不算失禮。音符不分性別,然而在音樂史上女性筆下的樂章卻受到不少差別對待。不談太遠,愛樂者熟知的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 geb. Wieck, 1819-1896)就是一例,克拉拉一般不是被視為舒曼的妻子,就是僅被看做傑出的鋼琴演奏家,其作曲方面的成績總是有意無意地遭到忽略。
  
Clara Schumann: Piano & Chamber Music克拉拉不但創作過許多聲樂曲與室內樂作品,也為自己拿手的鋼琴作了協奏曲。十三歲著手創作的A小調鋼琴協奏曲(Op.7),註記著少女克拉拉與舒曼的情誼。由舒曼將之管絃樂化的第三樂章曾以「單章協奏曲」(Konzertsatz)的名義率先問世,克拉拉稍後親自為莊重而帶有些許的蕭邦風格的第一樂章,以及鋼琴與大提琴的深情對話的第二樂章完成管絃樂配器,在十六歲那年完整公開。
  
克拉拉自己也留下一首F小調「單章協奏曲」(1847),這首未完成的作品是她婚前送給舒曼的生日禮物,當今市面上的唱片錄音,都是荷蘭鋼琴家Jozef de Beenhouwer根據其手稿補綴並完成管絃樂部分的版本,由於開頭定音鼓的使用與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十分神似,可能僅是Beenhouwer仿效大師所做的補筆,卻引起一些樂迷對兩首作品創作關連的聯想。
  
Fanny Mendelssohn-Hensel: Lieder fur Sopran und Klavier如同克拉拉被丈夫搶去很多光彩,芬妮‧亨瑟(Fanny Hensel geb. Mendelssohn, 1805-1847)的音樂才華則被弟弟孟德爾頌的影子遮蔽。孟德爾頌姊弟從小在優渥的生活環境盡展音樂才華,其父親卻不主張姐姐芬妮成為一位專業的音樂家,甚至連一向視姊姊為藝術知己的孟德爾頌也反對她過度拋頭露臉,在此情況下,芬妮年輕時的創作,通常得藉由家庭音樂會的舉行,才有機會發表。1830年在私人場合演出的序曲,是芬妮難得一見的管絃樂作品,這首潛藏著交響曲靈魂的作品告訴我們,若有機會,芬妮‧亨瑟必定不讓自己的弟弟專美於前。
  
Louise Farrenc好在法國作曲家路易絲‧法蘭克(Louise Farrenc geb. Dumont, 1804-1875)的幾首交響曲,對大眾證明了管絃樂的能量,絕非由男性所獨攬。路易絲在出版商丈夫的積極幫助下,十分有系統地出版作品,可惜這位十九世紀極少數寫過大型管絃樂作品的女性作曲家,仍沒有逃過當時音樂界偏執的看法;路易絲一直未能實現開課傳授作曲技巧的心願,縱使樂界肯定其作曲功力,她在巴黎音樂院任教,院方卻僅願意為她規劃教授鋼琴演奏的課程。
  
The Women's Philharmonic舊西方音樂世界陳腐的父權封建態度下,女性音樂家至多只被認可為優秀的作品詮釋者,歐洲指標性樂團之一的維也納愛樂,更遲至上個世紀末才解開限制女性入團的封印。1981年,由一群女性演奏家於舊金山組成女子愛樂(The Women's Philharmonic)交響樂團,積極拔擢各國的女性演奏家,挖掘古今女性音樂家的作品演出;這個靠小額捐款運作的樂團,一路走來相當艱辛,五年前還曾因經費問題而暫停運作。儘管歷史的柵欄阻絕了不少好作品的誕生,女性作曲家遺留的佳作,絕不僅止於巴達潔夫斯卡(Tekla Badarzewska, 1838-1861)之「少女的祈禱」那樣的鋼琴小品,打開塵封的樂譜,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