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Sea Rover

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4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女潛艦】配樂 — 西化的大和魂

製片臼井裕詞表示,【魔女潛艦】是日本空前的潛艦電影,為配合電影「勇氣與希望」的情節,配樂得一併呈現大眾從未聽聞的尺度感與富有迫力,讓人難忘的音響。然而,相較於近年好萊塢配樂動輒搬出大編制管絃樂團,參與【魔女潛艦】錄音的樂團規模簡約很多,管樂僅有銅管部分,重點選擇了法國號、小號、長號與低音長號等樂器,混聲合唱團也只用到男聲。在人力有限的情況下,挑選這些音色素材來搭配電子樂器演出,盡可能迎合電影陽剛熱血的設定。

揭開序幕的「暗渠~鋼鉄の魔女」,一段血脈賁張的旋律宣告佐藤直紀採用季默音樂風格來建構配樂,該段落結束前,絃樂奏出一個貫穿全劇的悲壯旋律,該主題也隨即於「不撓の魂」獲得發揮。在人聲的襯托下,小號低調地覆誦旋律,絃樂接手以後,這個四平八穩的英雄主題逐漸撥雲見日,開始在伴隨小鼓邁出步伐。【神鬼戰士】(Gladiator, 2000)主題的第一個樂句前半段稍後被借入,引領旋律做進一步變化,走出葬禮進行曲似的陰鬱;旋律持續上揚,推向高潮,朝「勇氣與希望」的目標達陣。

Lorelei, 2005在編曲、配器方面,【魔女潛艦】也聽得到季默作品的影子。長達七分鐘,迫力十足的「決戦海域」,導入了一些【神鬼戰士】戰鬥場面的思考。敲開「未来りしたち」(未來守護者們)序幕的管鐘(Chimes)以及打者規律節奏的小鼓,不免讓人和【浴火赤子情】(Backdraft, 1991)末尾向消防英雄致敬的送葬場面做聯想;導演完成毛片時,很可能揀選不少漢斯季默的作品充當「暫時音軌」Temporary Track,藉以和作曲家溝通。而佐藤並未因為「典範運用」而放棄個人見解,像「未来を護りし者たち」第二部分,絃樂「頑固音」(Ostinato)效果相當出色,「頭上の脅威」、「奪回への疾走」(朝向奪回的疾走)也都有亮眼的絃樂頑固音表現,增添音樂的精彩度。

福田睛敏的原著小說中,帕烏拉パウラ/ Paula所唱的曲子是昭和初年的國民歌謠「椰子の実」(島崎藤村作詞,大中寅二作曲),電影則將之置換成莫札特的搖籃曲,「自由への扉」(通往自由的門)段落,佐藤直紀即依此旋律重新編曲詮釋。一些日本觀眾對於充滿大和民族特有鄉愁的「椰子の実」被捨棄感到相當可惜,但採用旋律更容易被全球各地觀眾接受的莫札特搖籃曲,除了歌曲專輯的置入性行銷目的,想必也有通行國際的考量。

【魔女潛艦】配樂製作非常刻意在迴避日本固有的文化風格;漢斯季默的【珍珠港】(Pearl Harbor, 2001)、【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 2003)有日本傳統樂器調味,【魔】片反而聽不到太鼓、尺八的音響,穿插點綴的錫笛(Tin Whistle)是愛爾蘭凱爾特民族樂器,無半點大和色彩,而屬於日本的音階,也徹頭徹尾沒有出現。換句話說,【魔女潛艦】在音樂方面講的純然是西方主流語言,不但突顯日本電影音樂也能達到好萊塢的水準,似乎也想讓各國觀眾在熟悉的音樂語彙流轉間,多少和日本人的終戰心情產生共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