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智若魚】 — 回顧葉夫曼的創作軌跡

另類、風格獨具,是許多人對葉夫曼的大致印象,而這些音樂又特殊在什麼地方,讓性格同樣與眾不同的波頓分外欣賞?葉夫曼自己認為在Forbidden Zone中展現許多「古怪」(wacky)的見解,必定是其中的特殊氣息,引來提姆波頓的臭味相投。Forbidden Zone裡,葉夫曼讓鋼琴、豎琴兩樣音色穿透力極強的樂器,徐緩地奏出小調旋律,帶出些許哀傷,若有所失的表情,聽眾更能發現,葉夫曼將數個段落中之每一個構成旋律的音符,都置換成兩個等長的斷音(staccato),節奏強化後,增添了相當的不安定感,這種孿生斷音組構的旋律,為其音樂作品塑造了相當大的個人風格。往後不管在【聖誕夜驚魂】(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1993)裡的的Christmas Eve Montage,或是【星際戰警】(MIB, 1997)的主題等作品,都常見到這樣的做法,而這只不過是葉夫曼大玩特玩的手法之一。

光憑這一點,當然不足以描述葉夫曼的全般音樂個性。莫札特曾經寫過一首名為「音樂玩笑」(Ein musikalischer Spass, K. 522)的嬉遊曲(Divertimento,以蹩腳的樂念,魯鈍的和聲,揶揄一些二流的音樂家,縱使內容如此,在天才手筆的安排下,仍然頗具魅力。葉夫曼十足發揚這樣的無釐頭音樂精神,常將一些馬戲音樂似的簡單旋律,嘮叨反覆的破碎樂念,反常的抑揚頓挫,集結編成,堂堂作為其精心創作,Pee Wee's Big Adventure的配樂,就是這種積非成是的音樂成果。

葉夫曼的成功,也不僅單靠假鬼假怪而已,他亦很注重音響質感的經營,除了有由各處取樣而來的重口味鏗鏘節奏,也經常應用童聲、女生的合唱,做出如柴科夫斯基應用在「胡桃鉗」第一幕「雪花圓舞曲」(Waltz of the Snowflakes)那樣的晶瑩效果,葉夫曼更經常讓人聲壓低表情,「啦啦、啦啦」地演唱其特有的孿生斷音旋律,強調出夢境一般的幻覺。

Big Fish有了這些行頭,加上別出心裁的小調,甚至加入不協合音構成的旋律,葉夫曼總能稱職地為提姆波頓的怪誕電影以及躍上銀幕的漫畫英雄精心裝扮,即使將管絃樂編曲交由他人打點,仍難掩個人強烈特色。因應【大智若魚】充滿幻想情境的故事,葉夫曼如魚得水地將十幾年來的創作心得應用於一幕幕的奇幻場景,並成功與美國南方的藍草鄉村音樂作連結。起先,葉夫曼先收起慣有作風,用一個與愛爾蘭民謠「夏日最後的玫瑰」(The Last Rose of Summer)神似的旋律作為配樂的架構,然後大家所熟悉的葉夫曼語言才適時地就位,儘管活潑的Pee-Wee跳著土風舞登場,如【剪刀手愛德華】Edward Scissorhands的淒美歌聲、喧鬧的「啦啦」和音,接連喚起大家的回憶,而更成熟謹慎的佈局功夫,卻也不是一句舊酒新裝能簡單帶過的。

一九九○年與九六年,丹尼葉夫曼兩度精選了自己過去的影視配樂作品發行CD,讓許多人依循著它們去探尋葉夫曼的創作軌跡,【大智若魚】讓我們在細察酒甕裡的酵母、砂糖與果實之後,品嚐到精釀的音樂成果,同時也再次提供大眾一個認識這位怪才音樂家的介面。


Music for a Darkened Theatre, Vol. 1Music for a Darkened Theater, Vol. 2: Film & Television Musi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