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6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巧克力冒險工廠】— 丹尼葉夫曼再展歌喉

Oingo Boingo樂團BIO-NGO專輯封面;最前方只露出兩顆眼睛的那一位就是Danny Elfman。一九九三年葉夫曼和波頓合作的【聖誕夜驚魂】(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作曲家難得親自為片中主角配唱,詮釋自己寫詞創作的歌曲。今年,兩人第十一度合作的巧克力冒險工廠】(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因為片中幾個奇幻歌舞場景,又讓葉夫曼有了表現歌喉的機會,透過變聲、混音處理,獨自包辦所有歌曲的演唱。

訪客們初到巧克力工廠時所聽到的「旺卡的歡迎歌」(Wonka’s Welcome Song),被賦予遊樂園的嬉鬧歡愉氣氛,葉夫曼以俏皮的聲調,唱出自己參與創作的歌詞,加上仿舊日自動演奏樂器、汽笛風琴(Calliope的伴唱音響,來襯托自動人偶機械演出的劇中劇場景;一分鐘的音樂極短篇,精準而突出。

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台灣版 O.S.T. CD 使用的封面,同美國版。片中四位兒童自食惡果後,在巧克力工廠工作的Oompa Loompa侏儒族總會呈現一段歌舞表演,唱出他們的嘆息。英國作家羅爾德達爾(Road Dahl, 1916~1990)的原著針對這幾個場景寫了歌詞,赤裸裸地描述孩童們的愚行,充滿反諷說教意味,這樣的文字題材相當適合葉夫曼發揮。

Augustus Gloop所屬歌曲,是電影中Loompa族第一個表演的曲目,發想自印度寶萊塢(Bollywood)的歌舞場面,個性強烈的黑人音樂元素則是實質的音樂動力核心。達爾一九六四年的原始版本,將Loompa族設定為來自非洲叢林的矮小黑人,稍後小說於美國發行,為避開種族偏見的爭議,Loompa族的皮膚被更改成玫瑰白色;一九七一年的電影版本【歡樂糖果屋】(Willy Wonka & the Chocolate Factory),則跑出一群有橘色皮膚與綠色頭髮的矮人族,此次一個人飾演所有Oompa Loompa的狄普羅伊(Deep Roy),雖然出生於東非的肯亞(Kenya),卻是印度血統。經過多年的演變,Loompa族的形象已經和黑種人切開,然而黑人音樂特有節奏律動,顯然為葉夫曼將浮華歌舞場面推向高潮的思考方式。

除了生猛的敲擊音響,凸顯戲劇感的切分音亦是重要成分,非洲部族音樂特殊的人聲吐息〔藝能山城組(Geinoh Yamashirogumi「交響組曲AKIRA」裡的Battle Against Crown,即是相仿的表現方式〕,也被出現於歌曲中的過門部分;在大樂團(Big Band)色彩的銅管樂伴奏下, Loompa的表演更顯動感。原本葉夫曼打算繼續用類似的手法作曲,但波頓卻認為應該替其他兒童的曲目營造互異的風味。結果,描述嬌生慣養的女孩Veruca Salt進垃圾導槽窘狀的歌詞,搭上一九六○年代流行音樂團體的和聲方式、軟調迷幻的嘻皮風,在調性、風格上來個急轉彎;仔細對照一些伴奏部分的音型,卻能發現其與前曲的血緣關係,安排巧妙。

日本、韓國、香港版本 O.S.T. CD 使用的封面。皇后合唱Queen著名歌曲「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中段(約在三分鐘過後)的表現方式,和Oingo Boingo樂團的神經質樂風融合在一起,應用在電視兒童Mike Teavee遭縮小後的場景,節拍急躁,伴奏有強烈的重金屬質感,是所有歌曲中,最具葉夫曼狂氣的一首。變成大泡泡的Violet Beauregarde,導入一九七○年代放克(Funk)曲風,伴隨葉夫曼戲謔的唱腔,大大挖苦那位愛嚼口香糖的女孩。

巧克力冒險工廠】多樣化的歌曲,十足再現了葉夫曼Oingo Boingo時代的惡趣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