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6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世界大戰】 — 源自【春之祭】的音樂基因

【世界大戰】劇本上,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忠於十九世紀H..威爾斯(H.G. Wells)的小說,視覺效果設計,也相當程度參酌了一九五三年的電影版本,威廉斯的配樂創作,因為沒有這些復古的目標(小說本來就沒有配樂,一九五三年版的電影配樂,亦非值得致敬的經典),相對得到頗多揮灑空間。

 

外星人、宇宙戰爭,是威廉斯接觸過很多次的題材,本片雖以「兩個世界」的「戰爭」為名,但電影大部分描述的,是地球人遭受火星人蹂躪的災難,可愛善良的E.T.,勇敢的太空英雄通通不存在,所以在配樂也該收起溫馨的旋律、雄壯的進行曲,另闢蹊徑。既然不必炮製什麼英雄、奇幻、浪漫主題,而又採用了管絃樂為主要素材,二十世紀開始萌芽的現代音樂,那種重視節奏以及音響色彩的概念,自然成了威廉斯的思考方向;威廉斯做出的配樂結論,還不難讓人與史特拉文斯基(I. Stravinsky)的芭蕾音樂【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 1913)做聯想。

 

War Of The Worlds 火星人入侵的科幻題材,和遠古的異教祭祀儀式,存在著相當的時空歧異,可是在【世界大戰】配樂的The Intersection Scene段落,我們卻可以聽到和【春之祭】第一部份「大地禮讚」(The Adoration of the Earth)裡「春之預兆」(The Augurs of Spring)相仿,如頓足般的絃樂齊奏和絃。當年,史特拉文斯基這些狂放大膽的節奏,與生猛原始的不諧和音,為現代音樂揭開全新的一頁,由於完全摒棄浪漫主義條理明晰的動機旋律,讓首演時的巴黎聽眾為之譁然,甚至被媒體譏諷為「春之大屠殺」(Le Massacre du Printemps)。

 

相信在欣賞【世界大戰】配樂時,期待聽到像【星際大戰】、【E. T.】那樣容易辨認的主題之聽眾,特別容易對那些旋律產生「大屠殺」的感覺,而這般音樂肌理與官感,應該就是作曲家對於這場來自火星的殺戮,所最想要導入的。威廉斯的音樂生涯,以大量不諧和音與管絃音響效果為主軸創作配樂有好幾次紀錄,除了近年的【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 2002),還可以追溯至三十年前的【大白鯊】(Jaws, 1975),這幾部作品皆具有相當需要音樂來為電影氣氛加持的驚悚片本質,合作對象也都是擅長此道的史蒂芬史匹柏。

 

今年史匹柏顯然有意藉著【世界大戰】,再現自己年輕時期處理驚悚電影的活力,關於配樂,我們也聽得出他的老搭檔約翰威廉斯,拿出能一手包辦管絃樂譜作、編曲、指揮的看家本領奮力一搏,讓時下後輩刮目相看的企圖。威廉斯駕馭交響樂團手法犀利,尤其在不必去咬著幾個旋律主題不放的情況下,可以全力投入管絃音響設計,充分讓各項樂器展現特色,像頗能製造戲劇張力的定音鼓,就被賦予相當吃重的任務;同時,威廉斯也沒有因為自己在管絃編曲上的能耐,就放棄自己較少應用的電子素材,管絃樂瘋狂咆哮間,電子樂音也適時發揮了影響力。

 

只遺憾威廉斯在創作音樂時,並沒有完全拋卻多年來的包袱,在Reaching The Country段落,居然引用【星際大戰】系列著名的「帝國進行曲」(The Imperial March)的動機加以變形,用了這樣輪廓鮮明的「老零件」,難免破壞新作品成形中的紋路,削弱音樂的原創感。不過,縱然威廉斯沒有完美地回春,在尷尬的【星際大戰第三部曲】之後,聽到鬥志旺盛的【世界大戰】,還是讓人對這位大師,又多了幾分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