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莫斯科,車尤姆席基】 — 發現蕭斯塔可維奇的笑容

戲劇音樂是認識蕭斯塔可維奇的另一個入口。當年蕭氏在蘇聯樂壇崛起時,就以戲劇音樂創作而聞名;三十歲以前,蕭斯塔可維奇已完成兩部大型歌劇作品,三部芭蕾舞劇,七部戲劇配樂,以及八部電影音樂作品,成績傲人,是蘇維埃當局讚譽有加的年輕音樂家。

英語刪減版,伴奏也縮減為小編制的樂團(BBC音樂雜誌隨附CD - BBC MM 132)一九三六年初,一切都不是那麼回是了。俄共黨營媒體「真理報」(Pravda)接連針對蕭氏的歌劇【慕珍斯克郡的馬克白夫人】(Lady Macbeth of Mtsensk District, Op. 29, 1934)與芭蕾舞劇【清澈的溪流】(The Limpid Stream, Op. 39, 1935)不留餘地大加批判,指摘其為「混亂取代音樂」、「形式主義」(Formalism)。被史達林政權公然羞辱,失去了蘇維埃音樂寵兒地位的蕭斯塔可維奇,成了眾人亟欲與之劃清界限的對象,蕭氏自此變得鬱鬱寡歡,對人群抱持著失望感,他在回憶錄中表示,自己一直活得很痛苦,一生沒有特別高興、興奮的時刻,有的僅是晦暗。今日我們看到大師遺留下來的照片,大多面色凝重而鮮少有笑容,即真實地反映著那樣的心情。

此後,蕭斯塔可維奇雖然陸續譜作一些電影音樂作品、戲劇配樂,但對戲劇音樂的創作態度轉而相當消極,在歌劇與芭蕾舞劇方面,除了替一位於戰爭中過世的學生補完一部歌劇,整理自己一些芭蕾音樂作品,長年未再有新的作品。蕭氏把自己對戲劇的熱情,投射到交響曲、室內樂的創作,精彩的絃樂四重奏作品,自一九三八年起才陸續問世。

相較於史達林時代,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主政時期對藝術家的創作箝制稍微寬鬆,此情勢讓蕭斯塔可維奇重燃對戲劇的熱情,在發表第十一號交響曲後,譜寫了三幕輕歌劇【莫斯科,車尤姆席基】(Moscow- Cheryomushki, Operetta, Op. 105, 1958;有時也英譯為Moscow: Cherry Tree Towers,首演於1959年 ),宣洩多年來對歌劇的創作渴望。

當時莫斯科因應激增的人口,正進行著都市更新,於周邊郊區地帶大量興建高層公寓,蕭氏首度的輕歌劇創作,就著眼在這個民生議題,以位在莫斯科西南區(Yugo-Zapadny)的住宅區車尤姆席基(Cheryomushki,意譯為「櫻桃樹區」或「櫻桃樹街」)為故事舞台,劇情敘述一群背景錯雜的居民,合力對抗阻礙他們搬進新落成公寓大樓的貪官污吏。劇中有浪漫的愛情橋段,凸顯社會的生活問題,最後以歡喜圓滿的結局收場,看似一派八股模樣,卻未改蕭斯塔可維奇早年歌劇作品那種的諷刺本色;尾段眾人憑著超現實的「魔法庭園」,讓腐敗官僚道出陰謀,這些幻想場景與現實生活的落差,暗暗挖苦著無法實際解決民生問題的蘇聯政府。

Shostakovich - Moskva, Cheremushki / Rozhdestvensky指揮的全曲錄音2CD音樂上,【車尤姆席基】的歡愉氣氛,更勝稍早蕭斯塔可維奇由舊作編輯而成的「第一號爵士組曲」,其風格很難令人與眉頭深鎖的蕭氏做聯想。自第一個音符起,就是令人振奮的輕快節拍,不時穿插圓舞曲、波爾卡舞曲,並帶入華麗的芭蕾場景,頗有向奧芬巴哈(Offenbach)、雷哈爾(Lehar)等輕歌劇大師看齊的味道,甚至還可以發現,美國百老匯音樂劇元素,也被引介至劇中;只有當俄羅斯民謠風的旋律出現時,才讓人意識到這是屬於蘇維埃的文化產品。

洗鍊又通俗的旋律,為戲劇表面上故意做出來的「樂觀主義」,再裹上一層厚厚的糖衣。蕭斯塔可維奇藉由【車尤姆席基】這部輕歌劇作品,展露的難得笑容,其實是個對所謂社會寫實主義路線相當不屑的表情,是大師又一次以藝術良心,試探著蘇維埃當局的底線。

Shostakovich: Cheryomushki, The Bolt, The Gadfly (The Dance Album);Chailly指揮,選錄劇中的四首樂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