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6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蝙蝠俠:開戰時刻】 — 蝙蝠的面貌可不只一種

為了讓這部準備替九○年代末期蝙蝠俠系列電影雪恥的作品在配樂方面立於不敗,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商請高人氣的漢斯季默負責統籌。季默認為自己擔子實在太大,因此建議導演一併聘請好友詹姆斯紐頓霍華承擔任務,同時也一圓兩位配樂家多年來期盼共同創作的夢想。消息披露以後,大眾就相當好奇,這兩位配樂家的合作究竟會為全新的蝙蝠俠做出什麼樣的音樂結論。

Batman Begins, 2005 之前面對電影正式公開前各方接踵而來的詢問,漢斯季默就明確表示,針對電影中布魯斯韋恩受創的心靈,本作音樂風格會比先前作品更為黑暗,情緒高昂的英雄主義完全不是訴求重點。原聲唱片在外觀上即特立獨行,各音軌一反通常配樂專輯以關鍵字提示場景的命題慣例,改採十二種蝙蝠家族(翼手目 / Chiroptera)成員的拉丁文屬名(Genus)做為標題。率先登場的Vespertilio(霜毛蝠)是電影開場音樂,彷如蝙蝠翅膀拍動聲的電子音效,為電影的陰鬱氣氛定調,接著銅管反覆奏出d小調的D和F兩個長音符動機,像不斷湧起的浪濤,影射布魯斯掙扎的心境。

相對於季默頻頻面對媒體談論創作,紐頓霍華顯得較為低調,加上配樂製作團隊大多是季默的人馬,看起來好像一切工作皆由季默主導,霍華僅位居陪襯角色,聽過作品以後,這樣的直覺似乎更加強烈。事實上,作品中融合兩位作曲家風格的段落並不算少,像描寫布魯斯韋恩在雙親遇害後內心孤寂的Eptesicus(棕蝠),一開始由絃樂帶出的旋律,明顯是紐頓霍華一貫抒情內向的風格,後段旋律才改由季默接手,呈現更深沈的音樂表情,只不過霍華的手筆偏向軟調,季默介入的部分則通常個性鮮明,因而聽起來有不等比例的感覺。

樂團絃樂部特別增加能發出低頻的大提琴數量,以表現更陰暗的音樂色彩,於【七夜怪談西洋篇】系列挑大樑的大提琴家馬丁狄爾曼(Martin Tillman)也在不少段落中串場主奏。Myotis(鼠耳蝠)樂段就籠罩在這樣的沈重氣壓,氣氛最後被強烈季默風格的動作音樂打破,電子樂器同時完全取代了管絃樂的大氣,在打擊節奏相伴下,情緒被推向高潮。

電子樂器的吃重演出,在音響質感上與管絃樂形成拉距,意在反映布魯斯多重的心裡狀態。Antrozous(穴蝠)與Molossus(犬吻蝠)兩段動作音樂,蝙蝠翅膀拍擊節奏,以及D、F雙長音動機,融合在【黑雨】(Black Rain, 1989)悲壯的音樂語彙中,漢斯季默在好萊塢崛起時極富實驗性的電子音樂手法,被巧妙地帶入蝙蝠俠的世界,讓人印象深刻。

許多人初聽這樣一部配樂,由於一時抓不到焦點,而心生「主題旋律到底在哪裡」的疑惑,熟悉丹尼葉夫曼(Danny Elfman)【蝙蝠俠】(Batman, 1989)主題的樂迷尤其不易諒解,季默一句「創作時根本不想重看先前系列電影」的表示,甚至被指為自大傲慢。葉夫曼【蝙蝠俠】的經典程度不需懷疑,然而在故事時序上,【蝙蝠俠:開戰時刻】早於先前的四部電影,描寫的是蝙蝠俠成長的混沌階段,配樂理應有其不同的切入點。

養成期的蝙蝠俠心境更為複雜,因此該配樂並不明確將某一個音樂動機,訴諸為所謂的「蝙蝠俠主題」,而希望由聽者自己去下定義。季默和紐頓霍華的標題命名方式,雖說是玩笑一場,但亦可以將之視為對音樂面貌多樣性的隱喻,亦即蝙蝠俠的音樂詮釋,不必然是一言堂。也正是因為這樣,作曲家才會視需要去回顧【黑雨】,而不去在乎同一年誕生的經典【蝙蝠俠】。

台北人自大無知的象徵 - TAIPEI 101

  Track Listing:

  1. Vespertilio (霜毛蝠)

  2. Eptesicus (棕蝠)

  3. Myotis  (鼠耳蝠)

  4. Barbastella  (寬耳蝠)

  5. Artibeus  (食果蝠)

  6. Tadarida  (皺鼻蝠)

  7. Macrotus  (大葉口蝠)

  8. Antrozous  (穴蝠)

  9. Nycteris  (裂顏蝠)

  10. Molossus (犬吻蝠)

  11. Corynorhinus (大耳蝠)

  12. Lasiurus (毛尾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