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號交響曲草稿 — 艾爾加的最後謎題

Andrew Davis指揮BBC Symphony Orchestra,錄於1998年首演前後。自從一直在背後支持創作的夫人於1920年去世,艾爾加對於音樂創作變得意態闌珊,往後他的音樂事業雖未中斷,但僅止於唱片的錄製,前人作品的總譜校訂,與小型作品的創作,足以展現作曲家實力的大型作品則付諸闕如。一九三二年,劇作家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為了鼓勵消沈多年的好友重拾創作意志,說服了英國廣播公司(BBC)向艾爾加提出交響曲的作曲委託。艾爾加隨之展開創作,第三號交響曲的輪廓逐漸在一張張手稿中浮現,一次家庭聚會中,艾爾加還偕同倫敦交響樂團首席,透過鋼琴與小提琴的合奏向朋友門展示第一樂章的雛形。

  

只遺憾大師的作曲工作因癌症被迫中斷。起初,艾爾加雖意識到自己可能無法如願完成作品,仍樂觀地向他的主治醫師表示假使沒有人可以代他繼續完成,往後也會有其他人寫出更好的作品。隨著病情加重,艾爾加的態度開始變得消極,為了不讓人隨意拼湊未完成的作品,他示意自己的女兒和朋友將所有的手稿銷毀,眾人沒有照辦,但承諾不會讓作品有被任意修補的機會。 

Paul Daniel指揮Bournemouth Symphony Orchestra的版本,錄於1999年。1993年,BBC委請研究艾爾加作品多年的音樂家佩恩(Anthony Payne, b. 1936)整理第二樂章詼諧曲(Scherzo)的片段,做為研討會演出之用,這首交響曲才首度以斷簡殘篇的形態與世人見面。原先艾爾加的家屬堅持貫徹大師的遺願,謝絕佩恩對第三號交響曲的遺稿再做進一步的補綴,然而事情很快有了轉圜,因為艾爾加這些草稿,在2005年就會喪失著作權而成為公共財,到時候任何人皆可以任意對其加油添醋,與其為無可預知的未來煩惱,還不如先讓佩恩這位專家作出結論。1998年BBC交響樂團在安德魯戴維斯(Andrew Davis)指揮下,首演了佩恩依艾爾加草稿「精製」(Elaborated)的第三號交響曲,距艾爾加動筆有65年之久。 

艾爾加當年跨四個樂章進行作曲,留下的141張草稿,對所有樂章的創作思維皆留下蛛絲馬跡,像第一樂章最初17個小節,即是艾爾加親手完成的手筆,因此後人得以藉此瞭解樂器編制規劃。但很多地方只寫下簡單的動機,或僅註記發展的概念,甚至有很多的空白,因而佩恩除了訪問少數仍在世的相關人士獲得有限線索,也要絞盡腦汁進行補筆,盡可能揣摩艾爾加的創作構想。

對於第四樂章的發展部(Development)與尾聲(Coda),艾爾加未留下任何提示,讓佩恩必須做更大膽的假設。最後佩恩決定引用艾爾加創作第三號交響曲前不久所譜寫的「兒歌組曲」(Nursery Suite, 1930)裡,由安靜推展到喧鬧,終至管絃樂力道迅速消退的The Wagon Passes段落,做為填補終樂章大片空白的概念。樂章的尾聲,音樂由高潮的強音急轉直下,微弱的音符潰散在空氣中,讓艾氏第三號交響曲的重現,彷如大夢一場。 

Colin Davis指揮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的現場錄音。交響曲是表達作曲家音樂意識的重要窗口,未完成的作品往往被視為探索已故大師藝術世界的額外機會,吸引許多人投入研究;馬勒G. Mahler未完成的第十號交響曲,就至少有五種不同的補完版本。持相反意見的人卻認為這種妄自揣測作曲家原始意念的行為過於荒唐,總是對別人的錯誤詮釋耿耿於懷的西貝流士J. Sibelius生前親手銷毀未完成的交響曲手稿,就是深怕這樣的情形發生。已成為公共財的艾爾加第三號交響曲草稿,是人人都可嘗試解答的謎題,但遺稿修補的意義,恐怕才是更耐於辯證的難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