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6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軍艦行進曲 — 年逾百歲的日本進行曲傑作

那些被仇日情緒沖昏頭的中國媒體完全無視史實;「軍艦行進曲」不但早在十九世紀就誕生,而且還是源自於小學生的歌唱教材。1897年,日本橫須賀海兵軍樂隊的准士官瀨戶口藤吉(Toukichi Setoguchi, 1868~1941,後來成為日本海軍軍樂隊長)在軍樂長田中穗積的鼓勵下,嘗試為1893年發行的「小學校唱歌」裡所收錄,由博物學家鳥山啟作詞的「軍艦」重新譜曲,瀨戶口以二拍子,大調音階完成的「軍艦之歌」新旋律,展現與山田源一郎創作的三拍子原曲完全不同的風格。

 

谷村 政次郎: 行進曲「軍艦」百年の航跡―日本吹奏楽史に輝く「軍艦マーチ」の真実を求めて因應1900年日本海軍在神戶舉行觀艦式的需要,瀨戶口進一步將「軍艦之歌」改寫成管樂(吹奏樂)演奏用的「軍艦行進曲」。這首劃時代的經典,採用西洋進行曲創作最常使用的三段體結構作成,簡四小節短有力的前奏,帶出軍艦之歌的旋律,經過一次反覆,樂曲進入了中段(Trio)部分。中段旋律引用東儀秀芳於1880年譜作的海軍儀式歌「海行」(ゆかば,歌詞為《萬葉集》裡的古文,與信時潔1937年的同名作品旋律不同),瀨戶口並未讓這個莊重的雅樂調,如英國作曲家艾爾加(Edward Elgar, 1857~1934)同時期的傑作「第一號威風堂堂進行曲」(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Op.39, No.1, 1901)那樣,於中段「希望與光榮的國土」放慢速度,而讓旋律繼續在敲擊樂器伴隨的強烈節拍下進行,最後經由一段相當有精神的過門,回到「軍艦之歌」的旋律結束全曲。

 

最初「軍艦行進曲」是降B大調,由於一般人實在難以演唱這樣的音域設定,進而被移調降低音高成為G大調,以及最後定版的F大調版本。然而,日本帝國海軍軍樂隊留下一份音高更高,演奏速度相當快的C大調錄音,但這也可能是唱片播放時轉速快於錄音時轉速所造成的現象。除了各種軍用的吹奏樂版本,1910年首演的管絃樂版,亦呈現「軍艦行進曲」的另一種樣貌。

 

合併東西方價值,曲調明快的「軍艦行進曲」在二次大戰以前就廣受日本民眾喜愛,並於各種場合被演出。1934年,名指揮家近衛秀麿帶領下的新交響樂團舉辦了第一次的逍遙音樂會,就著眼於進行曲之於普羅大眾的魅力,演出「軍艦行進曲」、蘇沙(John Philip Sousa, 1854~1932)的「永遠的星條旗」(The Stars and Stripes Forever, 1896)、約瑟夫華格納(Josef Franz Wagner, 1856~1908)的「雙頭鷹」(Under The Double Eagle, 1902)等多首知名進行曲作品。傑出的進行曲當然可能在戰時被用來激勵士氣,但硬要讓「軍艦行進曲」背負戰爭的原罪,根本就是倒因為果。

 

永久保存盤  軍艦マーチのすべて1983年,舊日本海軍少佐出身的首相中曾根康弘訪美,曾在珍珠港事件遭日本重創的美國讓海軍軍樂隊演奏「軍艦行進曲」歡迎,此外,二次大戰期間曾被日本佔領的Myanmar(緬甸),則將「軍艦行進曲」填上新的歌詞以後,做為常態使用的正式軍歌,他們以客觀的態度去認知一首日本人創作的進行曲,並不代表遺忘了歷史。著作權消滅而成為公共財的「軍艦行進曲」,同時也是高中(岩手県立盛岡第一高等学校)的校歌旋律,特撮(とくさつ)影集【行け! グリーンマン】的配樂,更一度是パチンコPachinko /小鋼珠)屋最熱門的背景音樂,這些都和軍事一點關係也沒有,大眾實應以更多元的觀點來看待它的角色轉換。

 

幼稚園負責人最後在中國媒體的集體暴力下,為自己的「無知」公開「認錯道歉」,但該園幼兒面對採訪時,卻紛紛表示「很好聽」、「很喜歡這首歌曲」,反將中國的仇日思維一軍,因為任誰也感覺得出,旋律明朗,節奏清楚的「軍艦行進曲」,的確適合做為體操的背景音樂。但願這些中國兒童,長大能繼續以赤子之心欣賞音樂,而不要變成失去理性的「憤青」。

 

軍艦行進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