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4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華特托菲 — 巴黎輕古典大師

和史特勞斯家族一樣,華特托菲的父、兄也都是舞曲創作者,這個家族來自法國東北部住著很多日耳曼後裔的的阿爾薩斯(Alsace)地區,「華特托菲」這個姓氏即德文的「森林」(wald)與「魔鬼」(teufel)兩個字所組成。為了更好的音樂學習環境,本身是故鄉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音樂院教授的老華特托菲遷居巴黎,以便兩位兒子進入巴黎音樂院學習,從此華特托菲的音樂生涯也和巴黎密不可分。

 

華特托菲的舞曲聞名法蘭西第二帝國時,頻頻接受拿破崙三世的創作委託,還受聘為尤金妮皇后(Empress  Eugenie)的宮廷鋼琴師。普法戰爭後,華特托菲的音樂仍然風靡巴黎社交圈,但知名度卻仍侷限於國內,直到四十幾歲時名聲才開始在國外擴展開來。

 

Waldteufel: Waltzes, Polkas, Galops / Michel Swierczewski英國威爾斯親王(尚未登基的愛德華七世)在一回聽過華特托菲的音樂後大為激賞,即協助他的作品打入英國市場,並和樂譜出版商建立長期的合作默契,後來法國出版商反而還得向英國購買版權;這個時期的創作,包括著名的「溜冰者圓舞曲」(Les Patineurs, Op. 183)。華特托菲在夏日回想起結冰的塞納河上的人群,寫下了這首寫景意味十足的作品;鋒利的長笛聲提示著寒冬的凜冽,小提琴的滑奏答句開始了溜冰者逐步的暖身與試探,旋律歌唱般地鋪陳開來,滑冰者越來越得心應手,甚至做出的跳躍等高難度的動作,搖著鈴鐺的雪橇也趕來湊熱鬧。華特托菲天生的好脾氣與幽默感,充分反映在他的作品中。

 

就像今天很多流行歌曲的旋律常被重新混音成節奏強烈的電子舞曲,在圓舞曲風行的年代,以流行曲調被改編舞曲就相當能迎合社交人士附庸風雅的口味。華特托菲便多次受到出版商的委託,譜寫這種改編作品。西班牙風格強烈的「學生樂隊圓舞曲」(Estudiantina, Op. 191,常被誤譯成「女學生」)就是由同名的流行歌曲之部分旋律取材譜寫。華特托菲一向習慣在鋼琴前創作,再進行管弦樂的配器,「學生樂隊」出版時,即以鋼琴版本打頭陣。

 

讓夏布里耶(E. Chabrier)鹹魚翻生的狂想曲「西班牙」在問世二年後也成了華特托菲的改裝對象;原先的主題旋律與樂器表現效果被保留下來,還在第三段殖入來自於夏布里耶一齣輕歌劇的旋律。戲劇化的節拍起伏轉型為圓舞曲的節奏,成了工整的舞蹈伴奏音樂(Espana, Op. 236)。華特托菲的作品在德國大量發行時,為配合當地的出版慣例追加作品編號,由於未完全按照作品的發表的順序,這些數字並不能用來推定作品正確的創作年代,編號數字很大的「西班牙圓舞曲」就顯現這樣的情況。

 

Prestissimo Galop for orchestra, Op 152 etc.華特托菲的圓舞曲風格大致上較史特勞斯陰柔,然而他也在從容的三拍子圓舞曲之外,寫了一些輕快熾烈的二拍子波爾卡(Polka)舞曲與加羅普(Galop)舞曲,轉換舞會的心情。如「高速」(Grand vitesse, Op. 146)與「最急板」(Prestissimo, Op. 152)這類呈現狂飆速度感之加羅普舞曲,就是用來製造舞會盛大熱鬧的壓軸高潮,節奏及旋律皆頗有和小約翰‧史特勞斯「歡樂列車」快速波爾卡以及「饒舌」波爾卡舞曲較勁的味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