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郭德堡變奏曲

【沈默的羔羊】並非首先應用「郭德堡變奏曲」的電影,其後亦有多部電影陸續使用,然而以靜謐典雅的音樂反襯恐怖情境,卻是比單純的背景氣氛塑造有更大的戲劇效果。

 

「郭德堡變奏曲」不用漢尼拔造勢,本身即長年伴隨許多八卦話題。「郭德堡變奏曲」原為巴哈在一七四二年出版之「為雙層大鍵琴所做,由一段曲調(Aria)與數段變奏構成之鍵盤練習曲」,其主題曲調則是取材自巴哈一七二五為其第二任妻子所創作的鍵盤曲集裡的一段薩拉邦舞曲(Sarabande)。問題來了,如今有許多人認為這段原始曲調也許不是巴哈的手筆,也可能是變奏曲出版以後,才被回抄至早年的譜頁中。更大的話題,則是巴哈去世五十幾年後,其首部評傳的作者佛克爾J. N. Forkel)在書中所描述的作品創作典故。

 

話說當年一位擔任俄羅斯的大使的Keyserlingk伯爵,深受失眠症所苦,輾轉難眠的夜裡,需要有人在鄰房彈琴相伴。在擔任此一工作的巴哈弟子郭德堡(J. G. Goldberg, 1727~1756)請求下,作品誕生;此後每當Keyserlingk伯爵睡不著覺,必定要求郭德堡演奏此曲,百聽不厭。為了表達感激,伯爵贈與巴哈一樽盛滿金幣的金杯。佛克爾在書中信誓旦旦地表示此故事由巴哈兩位年長的兒子轉述,是可靠的第一手資料,從此「郭德堡變奏曲」的外號也逐漸成為作品的通俗名稱。

 

付諸於文字出版未必就是事實,今人對此傳說有著更大的質疑。一來佐證資料缺如,樂譜序頁無相關的文字記載,巴哈的遺物也未見金杯的下落;二來除非郭德堡具有超凡的琴藝,否則為一位十四歲的少年譜寫如此高難度的作品,也未免太不盡情理。撇開閒話,「郭德堡變奏曲」的魅力,其實在其作品本身。

 

Glenn Gould - A State of Wonder - Goldberg Variations「郭德堡變奏曲」並非如一般變奏曲以高音部的旋律變化建構,而建立在頑固低音(Basso-Ostinato)的基礎,也就是低音部分旋律的樂段一再地被反覆使用,而右手以各種不同的旋律變化做和聲上的呼應。巴哈作品架構的設計更是出奇的理性且嚴謹,原形的曲調由三十二小結構成,並以三十二個基礎低音做為骨幹。低音的安置更以四與八的公因數來分群,此後的各段變奏即建立在如此精確的數字基礎。全部三十二個段落更分成前後十六段兩大部分,去除頭、尾重複的原形曲調,中間三十段變奏,每逢三的倍數段落即以卡農(Canon)的形式構成(最終段變奏除外)。分析整部作品的架構,就如同幾何做圖般的精確,也難怪會被用來象徵殺人魔漢尼拔的理性面。

 

變奏曲的數字傳奇,上個世紀更反射在加拿大鋼琴怪才顧爾德(G. Gould, 1932~1982)身上。顧爾德三十二歲時將表演重心,由音樂會轉向錄音;顧爾德以「郭德堡變奏曲」的錄音在樂壇展露鋒芒,去世前不久,更打破自己不重複錄製相同作品的慣例,重錄該變奏曲,呈現與如同巴哈作品設計頭尾呼應的巧合。

 

Glenn Gould去世前第二度錄製的Goldberg Variations版本 【人魔】裡採用的,正是顧爾德二度錄音的遺音,原形的曲調之外,就只有在漢尼拔烹調人腦的段落,應用了「郭德堡變奏曲」中少數以小調構成,具有晚禱氛圍,冗長的第二十五段變奏。「郭德堡變奏曲」在電影裡選擇性的再現,總會讓人誤以為它真是為治療失眠而做的催眠曲。事實上,變奏曲的多數段落,以舞曲的形式構成,明亮而輕快,假使失眠伯爵真的在深夜欣賞這首變奏曲,決不是為了安穩入眠,而是聽著高潮迭起的變奏入神,排遣寂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