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哥雅畫景 — 葛拉那多斯音符裡的瑪霍與瑪哈

Enrique Granados (1867~1916)十八世紀性格豪爽的西班牙庶民,喜好高談闊論、鬥牛的尚武男性被稱做瑪霍(Majo),打扮時髦的俏麗女性則被稱為瑪哈(Maja),這群自視甚高,對生命充滿自信的男女代表著最草根的西班牙精神。被加上「戀愛中的瑪霍們」(Los majos enamorados)副標題的「哥雅畫景」,並非刻意在回應哥雅的某幾幅作品,而是以哥雅一系列畫作中瑪霍、瑪哈們的生活情景為靈感來源,合併西班牙傳統的音樂語彙,創作出由二部共六曲所構成的鋼琴組曲。第一曲「愛的告白」(Los requiebros)以節奏感十足的前奏展開,象徵瑪霍登場,其中兩個變奏主題取材自與哥雅同時代的西班牙作曲家拉賽那(B. Laserna, 1751~1816)所寫的Tonadilla歌曲,西班牙傳統荷他(Jota)舞曲的三拍子節奏與三連音音型在華麗的裝飾奏點綴下,呈示求愛者熱切的心情。

 

第二曲「窗邊傾訴」(Coloquio en la reja)以微妙的半音階主題變奏,強化隔窗對話的瑪霍與瑪哈相互愛戀之意,然而一開始即持續被導入的晦暗動機,已經在預示著宿命的悲劇。隨之而來的「火焰方當戈舞曲」(El fandango del candil)是熱鬧的舞蹈場面,在熱情而強烈的節奏中,也隱藏著一絲神秘的氛圍。第一部最後一曲「嘆息,或瑪哈與夜鶯」(Quejas o la maja y el ruisenor)是相當抒情的段落,葛拉那多斯把蕭邦式的浪漫唯美融入自己的西班牙血液中,窗前凝思的瑪哈在情人離去後發出陣陣的喟嘆,最後夜鶯的巧囀聲傳來,這種頗具靈性的鳥類似乎已理解了瑪哈的命運。

 

Enrique Granados: Goyescas / El Pelele, etc. - Alicia de Larrocha 在「哥雅畫景」第二部,葛拉那多斯深度觸及哥雅畫作的陰暗面。「愛與死:敘事曲」(El amor y la muerte: Balada)描述瑪哈與為了愛情與榮譽而決鬥失敗,瀕死的瑪霍相擁,兩人回想起過去的種種,前四曲的主題透過變形陸續地再現,「嘆息」的主題在此愈發顯得淒涼。在一陣弔亡鐘聲的音響過後,「尾奏:幽靈的小夜曲」(Epilogo: Serenada del espectro)接著上場,瑪霍的幽靈隨著鬼火跳動般的小夜曲現形,熱情不減往日,可惜一切都在黎明鐘響後飄散了。

 

一九一一年,葛拉那多斯親自將「哥雅畫景」成功首演以後,朋友建議他將作品發展成歌劇,計畫在巴黎推出。為了這部歌劇,葛拉那多斯引用先前的作品做補增與改編,同樣由哥雅畫作發想的鋼琴小品「稻草偶」(El pelele)被管絃樂化以後當作歌劇的一段開場音樂,「稻草偶」的原始鋼琴版有時會和「哥雅畫景」一同被收錄在同一張唱片中,也有人將它視為「哥雅畫景」的附屬作品。而為了填補換幕時間譜寫的間奏曲(Intermezzo),今日則經常被當做獨立的管絃樂曲目演奏。

 

第一次世界大戰戰火對歐陸造成相當大的衝擊,歌劇版【哥雅畫景】最後遠渡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演,由於和威爾森總統(W. Wilson)會晤,葛拉那多斯錯過了原先預訂的返國船班,結果他後來改由英國過境所轉乘的輪船遭到德國潛艇的魚雷擊中,為了搭救妻子,四十八歲的葛拉那多斯從救生艇再度躍入海中而殞命,成了另一位悲劇裡的瑪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