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4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安魂曲Ⅰ — 告慰死者,活人是直接的聆聽者

「安魂曲」又稱「安魂彌撒」(Requiem Mass),是為了天主教追思亡者之彌撒儀式所做的音樂。由於演出的場合特殊,其固定的拉丁語聖經經文,並沒有通常彌撒之「光榮頌」(Gloria)與「信經」(Credo)等部分。

 

【阿瑪迪斯】(Amadeus, 1984)回歸史實,莫札特的安魂曲是應Walsegg-Stuppach伯爵委託,為紀念其亡故的夫人的創作。無論莫札特是否真的將伯爵的差使當作來自地獄的使者,這部安魂曲確實是天鵝之歌般的絕唱,也相當程度反映作曲時健康欠佳、潦倒的身心狀況。作品一開始晦暗的「進堂詠」(Introitus)、「續抒詠」(Sequentia)中以磅礡氣勢聞名的「天怒之日」(末日經,Dies irae)及高貴莊重的「神奇號角」(Tuba mirum),再再顯現出莫札特的才氣與誠摯。

 

只可惜莫札特辭世前不但無法寫完這部作品,其獨自完成的只有前面的幾個小段,其餘的部分,由其弟子徐斯瑪耶(F. X. Sussmayr)根據遺稿整理、配器;未留下任何草稿的部分,只得逕自創作補綴。天才的手跡終究難以仿傲,在徐斯瑪耶接筆完成的「落淚之日」(Lacrimosa)段落,就能聽出整體思維有和「進堂詠」呼應的意圖,然而深度與力道卻略顯不足。為了讓安魂曲展現更高的莫札特純度,二十世紀末的一些音樂家,曾重新考證推敲莫札特遺稿,編訂新版本。然不可否認,徐斯瑪耶是唯一與莫札特深入討論過安魂曲創作的音樂家,其補完的版本仍最富歷史意義與權威。

 

Verdi: Requiem / Abbado, Gheorghiu, Alagna, et al談及戲劇效果的塑造,威爾第(G. Verdi)的安魂曲是另一部常被引用作品,其中金鼓齊鳴,淒厲的「天怒之日」,無論是脫線地出現於速食麵的廣告,或是深作欣二的【生存遊戲】(Battle Royale, 2000),都對閱聽者輸出強烈的能量。一八六八年,義大利歌劇大師羅西尼(G. Rossini)過世時,威爾第邀集多位作曲家共同譜寫安魂曲,然而這個集體創作計畫並未付諸實現。五年後威爾第十分崇敬的文學家曼左尼(Alessandro Manzoni)辭世,威爾第重新取用先前負責的「拯救我」(Libera me)段落,並自行完成彌撒的其他部分,向這位大師致敬。

 

威爾第以自己最擅長的歌劇語彙譜寫安魂曲,忽略這些彌撒經文,許多獨唱的段落,聽起來真像是歌劇的詠唱調。實際上,威爾第為了作品的戲劇效果,音樂的編輯考量,並不完全按照安魂彌撒經文的順序,激烈的「天怒之日」,就未依規則在作品中重現兩次。

 

有趣的是,這兩部知名安魂曲的作者,都不是虔誠的教徒,甚至是無神論者。莫札特的音樂才華曾獲天主教會的重用,然而他後來背離原來的信仰,加入不見容於天主教的共濟會(Freemasons)。威爾第更是一位反教權人士,不贊成以宗教價值來提升個人情操。彌撒經文對他們而言雖僅是創作題材,卻極具音樂誠意。

 

我們無法知道安魂曲的樂音是否真能直達天聽,觸動亡者的靈魂,但在世者顯然是最直接感受作品的大眾。2003年有心人依此原理炒作中國肺炎罹難者的靈魂,作秀給活人看,箇中打著什麼算盤,在世的大眾都是見證,畢竟歷史可不是信口開河,就能隨便打包帶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