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4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安魂曲Ⅱ — 少一點驚恐,以平和態度看待的死亡

Brahms: Ein Deutsches Requiem, op.45 忘年好友舒曼過世以後,不到三十歲的布拉姆斯開始有創作一部安魂曲的想法,幾經延宕、醞釀,到了自己母親去世以後,有了更明確的成果。一八六八年問世的「德意志安魂曲」(Ein deutsches Requiem, op.45),完全跳脫傳統拉丁文彌撒的架構,而由布拉姆斯以其對聖經的理解,由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所翻譯的德語新舊約聖經中挑選出數個章節段落組構而成。因此「德意志」一詞並非意謂日耳曼的民族主義,而是指「德語安魂曲」的意思;這首安魂曲,依布拉姆斯所言是為全天下人所寫,歌詞雖出自於聖經,然而其意涵卻是廣泛地對於生死的思索,甚至還含有一些東方的因果、輪迴味道,其中的「上帝」,也可以看做是兼論自然法則與內在的靈魂反射。

  

馬丁路德在十六世紀新譯聖經,讓德語使用者能直接領略教義,擺脫教士們解釋經典的教義操控,挑戰講求繁文縟節的羅馬教會基礎。信奉馬丁路德新教的德國音樂家,選用這些德語經文作曲,也是一種革新精神的傳承。「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到安慰。」布拉姆斯以馬太福音的章句破題,直接訴求於生者的慰藉,拆解傳統安魂曲一開始「進堂詠」裡祈求天主賜予死者安息的觀點。音樂以沈穩的腳步邁開,堂堂展露出這位德國音樂巨人在發表第一號交響曲前的大將之風。第二樂章陣陣的定音鼓敲擊聲,呼應花草必將凋萎的字句,道盡有血氣的萬物皆無法逃脫死亡的宿命。

 

在後續幾個樂章加入了獨唱的部分,音樂發展出一些抖擻的段落,對生命加以安慰、鼓勵。唯一有女高音獨唱,並配合著「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歌詞,聖詠般的第五樂章,是首演隔年加入的段落,一般相信是布拉姆斯為紀念亡母而做。

 

Requiem - Faure, Durufle法國作曲家佛瑞雖然選用了傳統彌撒經句為創作素材,卻一反同曲式作品的大魚大肉,以較小的編制展現恬靜與輕盈。這首完成於十九世紀末,演奏時間不長的安魂曲,回歸到如同葛利果聖歌般的樸素,以平和代替死亡的恐懼。在管風琴高音的和聲之下,天堂的景觀被描述得有如水晶一般清澄,幾乎要讓聞者忘卻這是用於喪禮的音樂。為了貫徹樂曲整體的溫暖風格,佛瑞還刪去了煽情恐怖的「末日經」段落,自成一格,二十世紀與佛瑞同樣對管風琴十分拿手的杜呂弗雷(M. Durufle, 1902~1986)在創作安魂曲時就依循這樣的架構安排。

 

佛瑞的安魂曲並非沒有哀傷的成分,然而安詳穩重的氣氛,卻讓它在許多不是葬禮的場合,也能瓜代上場。電影【虛擬偶像】(Simone, 2002)裡,導演安德魯‧尼可就利用其中「在天堂」(In paradisum)與「慈悲耶穌」(Pie Jesu)的段落,做為Simone演出之戲中戲的配樂,只不過導演還是動了移花接木的手腳,將其中的死亡場景,交給巴伯(S. Barber)的「絃樂慢板」(Adagio for strings,合唱版),而安魂曲則配合其他兩齣與死亡無關的戲碼。

 

幾百年下來,同類產品逾千的「安魂曲」,表面似乎包被著西方的共同價值,骨子裡卻存在著相當歧異的觀點。跳出儀式音樂的格局,我們聽到的是對於生命終點之各色註腳。

 【虛擬偶像】(Simone, 20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