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馬友友現象 — 盲目的親中演奏家崇拜

馬友友訪台時一句「像回家的感覺」,總能讓不少台灣人將這位法國出生的美國籍音樂家以自己人看待,中國情結強烈的島內諸媒體,就順勢將之包裝成「傑出的中國音樂家」。馬友友甫在西方人當道的樂壇崛起時,本身的膚色與血統,不免讓人多注意幾分,但那時候大家通常把他看做是亞裔音樂家,表演內容遍及古今東西的馬友友,除了會講幾句北京話,就當時藝術成就而言,中國味是很淡的。 

 

交響曲1997「天、地、人」馬友友至多是中國移民的後代,1980年代末期,台灣卻有人寫了一本《馬友友-站在世界樂壇峰頂的中國人》介紹他的生平,這位受西方教育的大提琴家,似乎並不排斥「旅美中國大提琴家」這樣的身分混淆。不久馬友友的「中國基因」真的顯性了,1990年他和多位自許為菁英的美籍華裔成立了「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以發展美中兩國「求同存異」的關係為重要宗旨,在國際社會對即將回歸中國的香港普遍不看好之際,「百人會」還曾到處宣揚「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好處。在這樣的親中心態下,馬友友在參與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火線大逃亡】(Seven Years In Tibet, 1997,電影描寫西藏獨立抗暴。)配樂錄音的同年,竟也在香港回歸大典上獻奏譚盾的「交響曲一九九七:天、地、人」與中國民謠「茉莉花」,並不讓人驚訝。

 

與自稱「中國少女」,在香港回歸之夜「搖著屁股」演奏「跑馬地序曲」,擺明削錢的英籍小提琴手陳美(Vanessa-Mae)相比,馬友友對中國的誠意看來更發自內心,只不過近年馬友友也越來越傾向陳美的市儈路線。1999年,馬友友拋去藝術家的格調,配合不懂音樂的台北政客舉行號稱跨世紀藝術對談的「雙馬高峰會」,在媒體的吹捧下「姓氏相同,連名字也押韻」這類虛無主義的言談也成了美麗火花。此後台灣社會更是一頭熱,媒體屢次比照對馬英九的造神規格報導馬友友訪台的點滴,公共電視台為宣傳馬氏的音樂影片在大樓外牆掛起巨幅肖像,民間企業也出資贊助馬友友的「絲路計畫」,助其完成「兩岸三大城市文化連線」的創舉,唱片行大提琴區展示的CD半數是馬友友的,聽馬友友彷彿成了一種高雅的時尚。

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專輯真正的封面事實上台灣人對大提琴音樂並不那樣瘋狂,在「雙馬會」的操作之下,馬友友的音樂會上多的是富商、官員,座無虛席,當年同月訪台的大提琴家米夏‧麥斯基(Mischa Maisky),音樂會票房就是有相當的落差,台灣人的馬友友熱,盲從而已。最近問世的,儘管內容已經那樣通俗,唱片公司也要進一步以印有馬友友彩色獨照的紙套,來替代其與電影配樂大師莫利克奈合照的套色封面,因為出版商盤算,對許多台灣人而言,馬友友究竟演奏了誰的作品,根本不是重點。

 

音樂家當然也有個人政治偏好,然而同樣是拔群的亞裔演奏家,且真正出生在亞洲的鄭京和(Kyung-Wha Chung, 1948~)、內田光子(Mitsuko Uchida, 1948~),就不會做那樣多非關藝術的血統告白。馬友友近年的表現依然具水準,只是這些充滿行銷噱頭的專輯,反倒更讓人懷念變成「哈中族」以前的馬友友;可以是首度錄製巴哈無伴奏組曲(1982)的清新純粹,也可以是感情深切的Japanese Melodies1984),更可以是與克勞德‧波林(Claude Bolling)合作,自由活潑的爵士組曲(1984),Roger Huyssen可愛的封面畫作,尤其讓人忘卻炒作過頭的造神形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