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4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媒體吹捧下的【歌劇魅影】

音樂劇【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一九七一年,以搖滾樂演繹耶穌故事的新概念音樂劇【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讓年僅二十三歲的韋伯打響知名度,之後【艾薇塔】(Evita, 1978)、【貓】(Cats, 1981)等作品的口碑,確立了韋伯音樂劇大師的地位。一九八六年推出的【歌劇魅影】,一樣普遍被認為是韋伯的音樂劇代表作,憑藉著作者名氣與媒體宣傳包裝,伴隨推出的唱片全球狂賣;然而,與導演哈洛普林斯(Harold Prince)營造的劇場奇觀與舞台調度相比,韋伯的音樂創作內容,其實是相當貧乏的。 

 

節奏感強烈的序曲,是【歌劇魅影】最被熟知的音樂招牌,此中韋伯帶給大家了無新意的拼湊與抄襲。一開始反覆的上行、下行動機,顯然是由德布西「牧神的午後」(L'apres-midi d'un faune)前奏曲變奏而來,輕柔細緻的長笛被管風琴讀成了字字重音,接著加入疲勞轟炸般的電子節拍,不過就是韋伯早就嘗試過的搖滾元素,管風琴的編曲,也很輕易能聽出是抄自巴哈觸技曲的手筆。即使對劇中人、事的刻畫無法深入,韋伯用流行音樂創作手法炮製的劇中歌曲,憑著一再反覆的旋律,還是讓聽過的人琅琅上口,這些以單曲概念創作的歌曲,編輯成唱片後輕易地套用了流行專輯的行銷方式大賺一筆,並捧紅了飾唱克莉絲汀(Christine)一角的歌手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 

 

全靠回聲(Echo)等音效調整搽脂抹粉的布萊曼歌唱音量不足,高音域的假聲也唱得相當勉強,遇到含有S字母發音的歌詞時,總無法避免發出刺耳的「嘶嘶」吹麥克風聲響;這樣平庸的實力,在媒體的渲染下居然成了「歌劇女伶」。雖然以「歌劇院」為故事背景的【歌劇魅影】替從未接觸歌劇的聽眾帶來一些體驗感,但所要呈現的並非歌劇的音樂藝術或表演形式,參與演出者不必然有聲樂背景;試想現年四十五歲的布萊曼若真的有女高音(Soprano)的本事,何需在演唱會賣命做吊鋼絲騰空翻轉這種雜耍表演? 

 

不知是陷入這類的認知盲點,還是對媒體的加持有進一步的期待,【歌劇魅影】躍上了銀幕。結果原本音樂劇為倫敦Her Majesty's Theater空間量身打造的大吊燈墜落場面,到了喬伊舒馬克(Joel Schumacher)的手裡尷尬地成了一段譁眾取寵的另類爆破,讓韋伯一連串流行單曲性質濃厚的歌曲作為電影主軸,成果也只是一部超過兩個小時的MTV而已,電影版【歌劇魅影】在美國票房慘淡,原因並不難理解。

   

縱然電影成績滑鐵盧,也不見任何演員或製作團隊代表出席台灣的首映會拚人氣,因為片商明白,對與文明主流價值脫節的台灣人亮一亮國王的新衣就夠了;只要不分是非、顛倒黑白的媒體一開機,明明僅是在百老匯有過打工經驗,言必稱「中國」為「內地」,搭電影便車打歌的過氣歌手費翔,就是能搖身變成從流行音樂轉型唱「歌劇」的電影最佳代言人。當觀眾拿著好不容易得到的門票,高高興興地戴著面具入場,音樂劇(Musical)與歌劇(Opera),甚至是電影的根本區別與價值,誰還會在乎?更何況還有一個以西洋歌劇院為藍本設計的國家戲劇院提供場地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