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音樂無關政治? — 過氣藝人的政盲說詞!

就表演內容或演唱功力而論,張惠妹從未臻「天后」的境界。張惠妹去年推出的「勇敢」專輯,主打歌從韓國線上遊戲A3的歌曲翻唱,不脫她踏入唱片界初期,為搭配演唱會推出的「妹力四射」專輯,大唱前人「口水歌」的PUB歌手本色,沒有所謂國際級藝人的格局。自媒體處女秀「飛碟電台」台歌、台呼起,張惠妹恣意以嘶喊的方式演唱,使得她的發聲品質每下愈況,連為碳酸飲料拍攝廣告時所唸的台詞都渾渾濁濁。縱然唱片公司向來將這些可能是聲帶發炎、結節造成的沙啞嗓音粉飾為個人特色,卻無法不面對人氣逐漸下滑的現實。
  
Wilhelm Furtwaengler「音樂無國界」這樣一廂情願的思考大概僅適合於創作後的分享,相反的,近代音樂史的發展路線,有很大的部分是建立在壁壘分明的政治意識。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的歐洲,正因為各地本土意識的抬頭,興起所謂的「國民樂派」,很多音樂家以這樣的觀念創作出不朽的作品;斯梅塔納(B. Smetana)之「我的祖國」(Ma vlast)與西貝流士(J.Sibelius)之「芬蘭頌」(Finlandia),更是在作曲家追求政治與文化獨立性,抵抗外邦侵略的強烈意識下所誕生的傑作。
 
Herbert von Karajan「帝力於我何有哉」的擊壤歌畢竟只是信史前的浪漫遐想,戰亂頻傳的二十世紀,很多偉大的指揮家更不得不做出藝術以外的政治表態;二次大戰時選擇留在自己故鄉的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aengler)對柏林愛樂的水準維持功不可沒,卻也不得不在戰後泰然面對盟軍的審判。曾經在古典樂壇呼風喚雨的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終身沒能逃開曾經加入納粹黨的陰影;這些指揮家都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負起一輩子的責任,隨時接受眾人的檢驗批判。藝人與大師難以比擬,然而身為一個公眾表演者,除非將自己定位成馬戲團裡的猴子,否則不可能連基本的政治概念都沒有。

 
連日輿論對張惠妹人格的檢驗,竟被部分人士扭曲為對優秀原住民的打壓,由張惠妹的行為觀之,「原住民的驕傲」同樣是媒體言過其實的詞藻,張惠妹近年的行為表現,正一點一滴地腐蝕自己家鄉與原住民的尊嚴;張接受媒體訪問時言必稱中國為「內地」,已使得她的故鄉台東形同中國領地的極東邊陲。張氏的故鄉大巴(八)六九社(Tamalakaw)在卑南族語有「在地扎根」的意思,把家鄉當成「內地」的反義詞,無疑是在褻瀆土地對於部族的神聖意義,也難怪有這樣的政治態度的張惠妹,會在一年前接受北京「中國精神二○○三」演唱會之邀請,打算為中國的SARS人禍搽脂抹粉。
  
就在該演唱會因故取消不久,中國的魔掌伸向台灣觀光局與華航合作完成的Taiwan Touch Your Heart彩繪機,以航權迫使該機取消揭幕,並遭到「卸妝」的命運。如今觀光局又砸下重資,請了這麼一位稱中國為「內地」的藝人代言,若是真能產生一點效果,難保不會讓外國人將福爾摩沙當成是中國的峇里島或濟州島。
  
  
 
本文發表日期與引用情報最後時間:2004年8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