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羅馬尼亞鄉間素描 — 安奈斯可的音樂詩作

談及近代的羅馬尼亞音樂,則無法忽略與狄尼可年代相仿的安奈斯可(George Enescu, 1881-1955)。安奈斯可除了在小提琴與作曲領域光芒四射,亦精於鋼琴與指揮,他在音樂教育上的貢獻更倍受矚目,梅紐音(Y. Menuhin,1916-1999)、葛呂密歐(A. Grumiaux, 1921-1986)等多位上個世紀的小提琴大師皆為這位比法學派傳承者的高足。多才的安奈斯可是位愛國者,年少時以優異的資質馳騁維也納與巴黎樂壇(為了讓法國人能正確發音,安奈斯可將其姓名拼法更改為Georges Enesco),然而從未忘記自己多難的故鄉,他捐出自己在祖國的演出所得提攜後進,並協助地方組織樂團,成立音樂機構;兩次大戰期間,他皆留在羅馬尼亞,與故鄉共度艱難。 由安奈斯可的音樂創作,更能看出他對自己家鄉的強烈情感。一八九八年,其作品第一號「羅馬尼亞音詩」(Romanian Poem)首演,這是十七歲的安奈斯可在異鄉求學多年後對祖國的回報。作曲家將這首三十分鐘長的圓熟作品規劃為二部分,並於色彩豐富的管絃樂融入許多羅馬尼亞民謠風旋律。音樂場景始於節日前夕,夜幕低垂時分,羅馬尼亞鄉間的教堂,傳來虔敬的晚禱歌聲,無歌詞的男混聲,擴散在空氣中,牧羊人略顯憂傷的笛聲自遠方飄來。作品第二部份展開於午夜的暴風雨;狂雨過後破曉,節日來臨,村民歡騰的舞蹈樂聲中,全曲盛大地結束。當時適逢奧匈帝國的全盛時代,樂壇普遍吹著匈牙利音樂風,布拉姆斯、李斯特等人的名作已如烈日般光芒四射,安奈斯可選擇了極其本土的音樂素材站穩腳步,祖國的點點滴滴在他的音符下,是如此意味深長的平凡。 自此,安奈斯可陸續發表過各類型的優秀作品,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是完成於一九○一年的「第一號羅馬尼亞狂想曲」(Romanian Rhapsody No 1 in A major, Op. 11 No. 1),這首以熱鬧的羅馬尼亞吉普賽舞曲為基調之作品,配器華麗精彩,作品由單簧管與雙簧管模仿牧人應和展開,隨著各種樂器加入,節奏增快,音樂步入高潮,管絃樂在以絃樂器模仿鳥叫聲的著名羅馬尼亞旋律流轉間狂舞。 相對於第一號的熱情奔放,隔年完成同作品編號的「第二號羅馬尼亞狂想曲」(Romanian Rhapsody No. 2 in D major, Op. 11 No. 2),旋律則如歌謠一般徐徐推進、醞釀,直至樂曲終了前才由中提琴導入短暫的土風舞旋律,樂團齊奏後,由長笛向大家道別。或許是為了演出的戲劇效果,安奈斯可親自擔任指揮的首演音樂會上,先演奏第二號;這樣迥異於編號次序的安排,變成了作曲家日後演出的慣例。 「完美是許多人所熱切追求的,但我並不感興趣。藝術最重要的乃是自身與其他人彼此的共鳴。」安奈斯可如是表示。愛樂者或許只是在以收錄李斯特、德弗乍克作品為主的CD專輯中偶然與安奈斯可遭逢,源自於藝術家根性的熱情與溫暖,卻能即時直達聞者心底。試著發現這位羅馬尼亞當代音樂的奠基者的音樂遺產,國家尊嚴與自信的建立,其實如此簡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