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亞瑟王】配樂 — 季默團隊再度完成創作消化

一九九○年代,人聲的表現就陸續在漢斯季默與其工作團隊的作品裡佔有顯著的位置,不說在【一的力量】、【獅子王】裡已成了季默作品的一種圖騰,甚至轉化為往後一些作品旋律動機的磅礡非洲男聲歌樂,早期小成本配樂製作的【雙面女蠍星】(Point of No Return),季默就懂得加入了Sam Ellis中性化的嘶喊,緩和電子樂音的冰冷以及廉價感。 往後合唱團的混聲合音也成功地扮演調合的角色,【赤色風暴】、【絕地任務】都算箇中的代表,以大編制管弦樂團呈現的【戰略殺手】(The Peacemaker, 1997),更融入伊朗裔女歌手Mamak Khadem獨自的哼唱,凸顯人聲的魅力,在「塞拉耶佛」(Sarajevo)段落,其哀絕淒涼的歌聲適時出現,映襯恐部分子Dusan Gavrich的心境。充滿歌舞場面的動畫電影【埃及王子】(The Prince of Egypt),季默繼續擴大這樣的效益,以色列女歌手Ofra Haza(1957~2000)除了演唱劇中歌曲,同時也在Goodbye brother、Cry等段落以哼唱的方式引導情緒。世紀末作品【神鬼戰士】(Gladiator)裡Lisa Gerrard較為厚重的嗓音則與吉他、亞美尼亞傳統管樂器Duduk一同在音樂中畫龍點睛。 此次在【亞瑟王】登場的莫雅表現平庸,無力撐起配樂作品的半邊天,不過季默的樂迷大可不必擔心,莫雅的哼唱在配樂裡份量不大,這首歌曲也僅出現在片尾的演職員列單,音樂往下繼續發展,季默很快地用自己熟悉的手法接管這首歌曲的旋律,發展成配樂的主幹。雖然獨唱的部分沒能讓音樂創作能順水推舟,合唱團的和聲還是像【赤色風暴】那樣配合電子樂器將音樂鋪陳開來;由歌曲擷取的小調旋律以各種形式再現,過往的類似作品多少成為漢斯季默的曲庫,舉凡旋律、音效都彷彿漢字的造字手法,一一被賦予新的意義。 第三軌Do You Think I’am Saxon? 後半部漸強、漸快樂段和【神鬼戰士】第九軌The Might of Rome有異曲同工之趣,【末代武士】醞釀至Red Warrior爆發出的能量,簡化了旋律線條後提前在第二軌Woad to Ruin宣洩,發揮同意相受的「轉注」效果,先前取樣之和太鼓打擊聲與尺八(Shakuhachi)的呼嘯,也被「假借」到不列顛群島的大氣中。這樣精巧的整編工事,就是漢斯季默被戲稱能閉著眼睛以自動導航設備譜曲的西洋鏡。 季默陣容堅強的工作團隊,是能完成創作消化的關鍵因素,與季默有良好合作默契,單飛一段日子後歸隊的作曲家Nick Glennie-Smith,也是這套「自動導航設備」能順利運作的「程式」之一。眼尖的人可以發現,【亞瑟王】的CD裡已經找不到Media Ventures的字樣,同一天發行的【雷鳥神機隊】CD更出現了Remote Control的新招牌,經歷了工作室經營權官司的漢斯季默很可能已經將「導航系統」重新改版,大家不妨繼續觀察,看看這套配樂創作程式如何再交出成績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