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6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葉夫曼上場救火 —【綠巨人浩克】票房仍不亮眼

二○○二年初,李安就已敲定要請與其合作過賣座奇慘的【冰風暴】(The Ice Storm)和【與魔鬼共騎】(Ride With the Devil),以及BMW短片【Hire:The Chosen】的配樂家米契爾丹納(Mychael Danna)為【綠巨人浩克】片作曲,就在丹納努力了一年多,電影亦即將發行的今年四月,環球電影公司打破李安先前的堅持,決定改由曾經為【蝙蝠俠】、【蜘蛛人】等諸多美國超級英雄代言的音樂家丹尼葉夫曼(Danny Elfman)為配樂操刀。很顯然,電影公司寧願讓葉夫曼重炒舊的音樂語彙,也不願意丹納的那種低調冷冽風格成為票房崩盤的不確定因素。 電影配樂遭到全盤否決更換的例子在影史上屢見不鮮,高史密斯(Jerry Goldsmith)那樣才華洋溢的配樂家,都曾數度遭到撤換,連希區考克和伯納赫曼那樣的老搭檔,最後都因為對於配樂的堅持不歡而散。有時縱使導演與配樂家惺惺相惜,也不得不因來自片廠高層的壓力而改弦更張;一九七九年,年輕的導演尼可拉斯梅爾(Nicholas Meyer)拍攝低成本科幻片【再世奇人】(Time After Time)時,就曾面臨這樣的情況。 當時出資的華納公司認為該片配樂,也就是譜寫過【賓漢】的羅薩(Miklos Rozsa),在電子音樂開始崛起的當年,音樂風格已經略顯老氣,遂要求導演梅爾更換配樂者!但是梅爾卻相當清楚那種十九世紀的交響和聲,正是自己所要的音樂風格,因而在電影雜誌的廣告上加註:「恭賀羅薩大師為本片配樂,成績斐然」的字樣,並且廣為宣傳,以既成事實迫使華納公司讓步,事後電影的賣座成績與口碑,也證明梅爾選擇羅薩配樂的眼光,相當正確。 李安畢竟也只是電影公司高薪聘來,張羅一部暑期商業片的導演而已,還不到台灣媒體集體崇拜之下那種「喊水會結凍」的行情,面對環球電影公司堅持讓葉夫曼於陣前救火,李導演並沒有梅爾那樣的捍衛自己風格的堅持。葉夫曼知道片廠所求為何,在【綠巨人浩克】的配樂中,曾經出現在【蝙蝠俠】、【蜘蛛人】、【決戰猩球】的慣有語彙傾巢而出;由六個下行音符組成,嘮叨反覆貫穿全劇的動機,也貼切地反映了主角掙扎的精神狀態。 而李安執意要葉夫曼承接丹納先前設計的音樂軸線,也使配樂製作經歷相當大的妥協;中東裔女歌手娜塔莎阿特拉絲(Natacha Atlas)的吟唱,被葉夫曼圓熟地與自己的暗黑傳說做融合,讓中東樂風包裝美國漫畫人物的突兀感降到最低,成為其作品中一個十分特殊的例子。事實也證明,丹尼葉夫曼已經為死氣沉沉的【綠巨人浩克】一片,奮力最後一搏。 【綠巨人浩克】片在今年暑假的成績單,令人跌破眼鏡。台灣媒體一片報喜不報憂,唯電影公司新聞稿為準的報導內容,無法讓台灣觀眾得知,【綠】片在北美票房淒慘的遭遇。一億五千萬美元的製片成本,加上一億五千萬的全球行銷費用,【綠】片一共要在全球賺到三億,才可能平衡收支。但是,從首映至今上映六週,已被擠到第十九名(七月廿八日北美票房統計),北美收益只有一億二千九百五十三萬,要平衡收支已經不可能。 【綠巨人浩克】片在李安刻意顛覆美式英雄漫畫的傳統之下,硬是加入自己擅長的家庭倫理橋段,已經證明讓環球公司賠錢。面對李安的尷尬,全世界無理性硬挺李安的,只剩下台灣媒體。如今行政院長搞不清楚狀況,趕搭李安列車,看在環球公司搖頭不已的高層眼裡,恐怕是另一番滋味。 本文發表日期與引用情報最後時間:2003年8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