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y Lone Gunmen - members of IMO
  • 385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日本管絃樂的萌芽 — 山田耕筰與近衛秀麿的貢獻

Koscak Yamada山田耕筰寫的「赤蜻蛉」等童謠小品,早已成為日本人的音樂血液,而討論到西洋音樂全面在日本開花結果,山田的大型管絃樂作品更不能被忽視。一九一二年,在柏林音樂院研究西洋音樂的山田,完成了D大調「序曲」,是日本人的第一首管絃樂創作。這首序曲由甚快板(Allegro assai)展開,以省去發展部的奏鳴曲式寫成,洋溢著彷如青年孟德爾頌的幸福與自信,十足浪漫派的風格;山田以這首精鍊的作品,挑戰日本傳統音樂所沒有的音程變化,以及半音階技巧,如不經說明,任何人首度聽到這樣老練的手筆,都很難想像到這是日本人的第一次。
 
山田同年接著發表的F大調交響曲(也是日本人的第一首交響曲),則直接在第一樂章一開始,就公開宣示作品出於日本人之手,大膽嘗試以西洋管絃樂作為日本文化的載體。山田用日本傳統雅樂的音階來發展第一樂章的主題,讓聽眾很容易聯想到日本的國歌「君が代」(Kimigayo),這一來就如同在西洋的交響曲式,插上日本的國旗。山田也藉由這首交響曲的音樂表情,回憶了幼時於橫須賀體驗到的軍樂以及教會音樂,稍後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作品被加冠了「凱歌與和平」的標題。

Hidemaro Konoye雖然山田在異鄉創作了日本第一首管絃樂作品,但他畢生的音樂活動大多在日本國內。一九二五年,山田耕筰與甫自歐洲返日的近衛秀麿(Hidemaro Konoye, 1898~1973)共同創立了「日本交響樂協會」,為日本民間最早的正式管絃樂團組織,隔年近衛因為在樂團的經營上與山田意見對立,帶領部分團員另行成立了「新交響樂團」,最後發展成日本最頂尖的NHK交響樂團。有子爵頭銜的近衛在歐美相當活躍,是日本第一位世界級的指揮家,也致力讓日本成為西洋音樂的重要舞台,馬勒第四號交響曲的世界首度錄音,就是近衛一九三○年在日本指揮新交響樂團所完成的。

近衛認為沒有聽眾就沒有藝術,而指揮家有責任對現代的聽眾明確地傳達作曲家的意圖,因此他特別重視樂譜的修訂,除了個人對於作品的見解,更特別針對樂團的能力、演出場地的狀況,修正樂譜,甚至增加樂器的編制,進一步地將日本人的意見、觀點融入作品之中,因此一些管絃樂作品的樂譜,有所謂的「近衛版本」。

精通管絃樂詮釋的近衛秀麿也有音樂創作,但他對音樂的改編更感到興趣。近衛曾經將一些東、西方的室內樂管絃樂化,其中又以日本雅樂經典「越天樂」(Etenraku)的管絃樂改編(1931)最讓世人驚嘆;近衛以西洋管絃樂的音響效果,置換龍笛、篳篥等雅樂樂器的音色,把交響樂團的可能性發揮到極致。同樣擅長音樂改編的指揮大師司托柯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對這個渾然天成編曲相當欣賞,認為該作品與德布西的印象主義傑作有相仿的趣味;然而,近衛卻認為這樣的讚美其實是倒因為果的,他反而覺得德布西想必是聽過曾在一八八九年的巴黎萬國博覽會公演的「越天樂」,才觸發後來諸多的創作靈感。

山田耕筰的「序曲」,與近衛秀麿的「越天樂」改編,就好像穿上西裝的日本人與和服打扮的西洋管絃樂團,分展現表著日本音樂歐化的驚人速度,與日本人主宰西洋音樂的自信;這些圓熟的音樂作品,讓我們一併聽到了該國近代文明突進的歷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